燈光架好了、同事坐好了,玩美移動執行長張華禎穿著連帽寬洋裝跟球鞋輕巧走來,她坐下任攝影記者擺布拍照,笑雖笑著,拍完照她偷偷嘆一口氣:「我還是比較喜歡自拍啊。」

張華禎

出生:1962年
學歷:台大商學系、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MBA
經歷:趨勢科技執行副總、訊連科技總經理
現職:玩美移動執行長


她的App全球下載10億次
一開始只有技術卻不會賣

因為她的愛自拍,讓這家公司找到新路。3月初,她領軍的玩美移動宣布將於今年第3季於美國那斯達克上市,估值上看14億美元(約合台幣392億元),將繼Appier沛星、91App、Gogoro之後,成為台灣新創圈第4隻獨角獸。

論企業客戶,它的客戶已經涵蓋全球20大美妝集團中的95%;論下載次數,全球已經超過10億次,是台灣App下載量之最,每年更有超過100億次的虛擬產品試用。

但7年前,那時還是訊連科技總經理的她,面對的,是不斷下滑的公司業績、新產品受到投資人質疑、商業模式也不確定的谷底。她卻憑著一股不服氣,硬是帶著研發團隊,獨立了出來。

「訊連是上市公司,要對投資人負責,我不想拖累它。」她與丈夫台大資工系教授黃肇雄創立的訊連科技,在個人電腦時代以威力導演、相片大師、PowerDVD等電腦軟體,坐擁全球市場95%市占率;但進入手機時代,訊連營收只剩高峰期的一半。

公司有技術卻苦於找不到方向,張華禎從日常小娛樂找到靈感,「當時的修圖App總得先拍照、再修圖,我想訊連搞video這麼多年,應該可以讓女孩直接用手機拍了就美。」

訊連在影音技術領域深耕19年,「抓臉」技術特強,辨識點比競爭對手多一倍,像是眼睛長度、瞳孔大小、哭笑脣形都可即時對準,這款「玩美相機」App下載量果然很爭氣,3個月就超過100萬次。

「下載量很高,但我不懂怎麼賣。投資人問我,妳什麼時候可以開始賣錢啊?我心想,在那時的App市場如果要賣錢,會把它殺了。」加上客群不同,訊連的客層7成是男性,玩美卻有9成是女生,她一咬牙,決定從訊連獨立,重新創業。

她面對周遭不相信的眼光
「願意轉、願意等、願意養」

「就算周圍都不相信,但是妳自己必須願意轉、願意等、願意養。」張華禎一路都是如此走來。

31歲時,她已是花旗銀行投資部門協理,每天處理幾十億資金,卻因為想要參與產業界,轉身加入當時只有30名員工的趨勢科技。

4年後,趨勢科技擴張到兩百多人,她也成為全球執行副總,卻因為丈夫黃肇雄帶學生創業,滿屋子的工程師沒人能管行銷,她又辭職轉身加入在舊公寓裡、資本額只有100萬的訊連科技。

當時訊連只有8個人,7個是軟體工程師,她一人扛起公司的財務、行銷、出貨、業務,第一件事是找來索價不菲的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服務。黃肇雄問她:「小公司幹麼用這麼好的會計師?」她回答:「為了長大!」

「對,要做就做大的,不然我回去做台大教授,她回去做趨勢副總。」黃肇雄那時對媒體說:「我創業3次失敗2次,第3次能成功,全是因為我太太張華禎。」

創業立基「板塊理論」
科技人年飛20趟打進時尚界

這種「由大跳小、由小養大」的事,在張華禎的人生裡屢見不鮮。她有套板塊理論:每個市場都是個板塊,板塊浮浮沉沉,有時舊的沉了、新的浮上來;有時小板塊會整併成一個大板塊,沒有任何板塊會永遠存在,唯有在不同板塊間完美跳躍的,才能存活。

人生中的第3次跳躍,但這一次,她帶的是80個人的團隊。「一般新創是5、6個人,我們是80個!根本是巨嬰,壓力好大!」

一開始玩美只做自拍軟體,但有一天早上她在化妝台前玩得開心,轉眼看到鏡子卻覺得「嘩,手機上的臉跟鏡子裡差太多了!」她自嘲,卻也靈機一閃:「我要讓女生試化妝品,能真的美在臉上。」她決心跳到新的板塊上,提供美妝品牌AR(擴增實境)、AI(人工智慧)工具,讓消費者在專櫃、電商、社交軟體上能虛擬試妝。

玩美可虛擬試妝,也可即時偵測膚質,提供護膚建議。圖為台中新光三越美麗台實體店
玩美可虛擬試妝,也可即時偵測膚質,提供護膚建議。圖為台中新光三越美麗台實體店。(攝影者:郭涵羚)

但前兩年很難熬,一年就燒掉1千萬美元,而且她前半生熟悉的一切,都變得難懂。想找錢,原先的科技投資人大部分是男生,看不懂她在搞什麼;顧客也從熟悉的工程師,變成衣香鬢影的陌生時尚界。

「我心想這群做時尚的人怎麼回事?男的帥,女的美,每個人隨時都dress up(盛裝打扮)。」她回憶,台灣在全球科技界是要角,但在美妝界卻沒沒無名,光是想見到品牌關鍵人物,就足足花了兩年。「不論大小品牌,只要可能見我我就飛,2018、2019年時,我一年飛20趟。」

曾經以軟體拿下全球市占9成5的總經理,跨入新領域,卻不斷吃閉門羹。好不容易見到人,卻一人面對20多個法國品牌高層指指點點,簡直像新鮮人在面試。

「沒關係啊,我本來就是新鮮人,沒那麼懂彩妝,但我懂科技。科技本身沒有價值,除非你的科技能解決痛點。」她並不喪氣:「美妝品牌的痛點,在於消費者買錯退貨,還有年輕女孩已經不進店了。這些,我能用科技幫你們解決。」

讓工程師懂香奈兒要的黑色
網路巨擘「打不過,就合作」

「她不說,但其實是有點焦慮,她以前不常打扮,為了跑時尚週,還得去買包買鞋……,」2003年就進訊連,也跟著張華禎一起到玩美移動的策略長陳品仁說。那時就連黃肇雄都不能理解妻子拚命三郎般的衝勁,又怕惹火她,偷偷跟員工說:「你們不要讓她飛那麼多好不好?」

時尚界是一群最挑剔的人,對品牌而言,色彩、質感就是商譽,陳品仁舉例,即使是看似最簡單的黑色,對於香奈兒而言,是品牌主題色,任何偏差都不能忍受,光是來回確認就花上兩個月。「黑色到底有什麼不同?工程師覺得不能理解到極點,但Alice(張華禎的英文名)懂,很有耐心一步步溝通,校正到對為止。」在這些要求下「練功」,玩美成功築起了品牌城牆。

再加上玩美本來就有的人臉建模技術,在全球位列前3名,對手平均是900條網格,但他們卻有3900條網格建構3D臉部模型。中華亞太智慧物聯發展協會理事長裴有恆指出,玩美透過App一方面學習將技術做到輕巧能放進手機;另一方面也蒐集人臉數據,精進人工智慧模型。

「我跟品牌強調,消費者試越多就買越多,一開始他們不信,但願意試一試。」張華禎說,雅詩蘭黛就從概念驗證(proof of concept,簡稱POC)開始,選了5家店放iPad用玩美軟體當試妝鏡,再挑30支口紅顏色,給消費者試,果然試越多買越多,購買量提高了2.5倍。有銷售數據支撐,玩美總算敲開了各大美妝品牌之門。

拉出競爭力後,網路巨擘們「打不過,就合作」,阿里巴巴自身有「天貓魔鏡」,卻仍然採用玩美技術、甚至參與融資,Google跟臉書也都在平台上推出玩美的AR技術。

這次玩美在美國上市,翻開股東名單,簡直星光熠熠:有華爾街金融巨頭高盛、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團,又引進精品品牌香奈兒、日本最大美妝集團資生堂及社交軟體大廠Snapchat。

「Google跟臉書有那麼多資源,怎麼可能會贏不過我們?但小公司靠的是專心。」陳品仁說,玩美從獨立出來的第一天,就專心在做美的相關技術,有國際大車廠上門,想要利用玩美的AI跟AR技術合作虛擬賞車及訂製車,張華禎也拒絕了,因為「玩美只有兩百多人,做好關於美的這件事就好。」

科技業界的板塊浮浮沉沉,張華禎看得清楚明白,產業界如地殼遷移崩落的混亂中,她知道必須懂得跳,更需要站穩,落腳的板塊不需要大,這一步她站住了,也唯有站穩,才能等到下一次跳躍的機會。